古希腊有一则寓言叫《刺猬与狐狸》:狐狸知道很多事情,刺猬只知道一件大事。刺猬和狐狸之间的这种战斗每天都以某种形式发生,尽管狐狸比刺猬聪明,而屡战屡胜的总是刺猬。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马文布莱斯勒指出了刺猬的威力:“你想知道是什么把那些产生重大影响的人和其他那些和他们同样聪明的人区别开来吗?是刺猬。”

  狐狸同时追求很多目标,把世界当作一个复杂的整体来看待。狐狸
的思维是“凌乱或是扩散的,在很多层次上发展”,从来没有使它们的思想集中成为一个总体理论或统一观点。 

  而刺猬则把复杂的世界简化成单个有组织性的观点,一条基本原则或一个基本理念,发挥统帅和指导作用。